标王 热搜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告中心 » 行业新闻
剑门蜀道上的千年古镇
 [打印]添加时间:2021-03-16   有效期:不限 至 不限   浏览次数:39
   昔时避乱入蜀的唐玄宗,在进来成都地界第一眼所瞥见的那座弹丸小镇,现在已是荣华的成都会金牛区的一片面了。但是在千年以前,它是由蜀都东北而行前往中原的第一站,也是历代沿蜀道西南入蜀的终点。
 
  这座名叫“天回”的千年古镇,其一派川西坝子的富丽风景,早已构成一幅典范的成都民风民风画卷。加之小镇人家,碧水修竹,老街古院,老是给人以无限的遐想。
 
  墨客李白在《上皇西巡南京歌》中留下了“地转锦江成渭水,天回玉垒作长安”这千古名句的同时,也讽喻了大唐天子丢失了江山,只能把天回镇这一处所小镇当作唐都长安了。固然这并非是一首在歌舞承通常期用来树碑立传的诗,但从另一个侧面看来,川西平原的富饶、丰茂与荣华,与曾经辉煌一时的唐都长安,也并不逊色几许。作为成都北向出入蜀地的流派,有“出川第一人”之称的大才子司马相如,即是由此路离蜀赴京的。他在经过北门外的升仙桥时,还曾在桥上题辞:“不乘赤车驷马不过汝下。”今后,升仙桥遂更名为驷马桥。当代著名作家李劼人师傅以天回镇为背景,写下了当代文学史上的经典名著《死水微澜》,从而使天回镇名扬全国,成为川西民间生活的一个文学象征。
 
  从天回镇往东北而行,剑门蜀道南段的大多数千年古镇已经名存实亡了,其街道建筑、民风民风全然被当代城镇千篇一律的平庸格局所淹没,没有了自力的样式和善质。就笔者所知,除了剑门蜀道中段和北段的剑阁、昭化等还保存有比较完好的古街道、建筑以外,江油二郎庙镇的青林口,也算得上是剑门蜀道南段保存较好的一座古镇。
 
  剑门蜀道总述
 
  剑门蜀道是指经历上从先秦时代连续到清末民初,以蜀都成都为出发点北上通往中原要地的一条主要通道,其中以大批开发于峭壁峭壁的古栈道最为著名,古史中所谓“栈道千里,无所不通”,便是对剑门蜀道的典范形貌。本专辑从剑门蜀道在中国古代交通史上的紧张职位动手,通过人文地理的角度去搜索这条千年厚道的经历脉络、人文风情与厚道风景。整个系列共分九个片面,其内容主要包含开篇剑门蜀道综述、剑门蜀道与三国风云、嘉陵云栈的宿世今生、踏上艰难蜀道的墨客们、蜀道上的艺术宝库、蜀道千年古镇、剑门蜀道与大唐帝国的兴衰、厚道名关,等等。该系列文章通过大批活泼的蜀道片面亲历、丰富的经历人文质料,以及屡次深刻实地的人文地理采访,为读者勾勒出了一条气焰恢宏、多姿多彩、勾魂摄魄的千古蜀道。若说天府之国是古人对蜀地风采的绝佳描画的话,辣么,剑门蜀道则是把锦绣天府向全国洞开的一扇最紧张的流派。
 
  鸡鸣三县的青林口古镇
 
  由于不是处在剑门蜀道的主干线上,因此与古蜀道上浩繁大名鼎鼎的处所相比,青林口在经历上并不知名。在阿谁“车辚辚、马萧萧”的时代,它不过是偏居于梓潼、剑阁、江油三县交界处的一个供行商旅人安息的处所。也幸亏云云,它才得以在前些年不堪一击的当代城镇建设的历程中,保存下了一片陈腐的身影。
 
  青林口建镇于元朝,到了明代中期,由于地处川北山丘与盆地平坝的结合部,有潼河水道可通梓潼、盐亭、射洪,进而下至巴渝,因此逐渐形成了相当范围的集镇,并发展成为周边十几个乡镇的集贸和贸易中心。明清以来,这里就连续是丝绸、铸锅、酿造、榨油等行业云集的处所,尤为以陕西、湖广、广东、江西四大会馆为代表,显示出了昔时七通八达的商贸繁华景象。同时,古镇有活佛、黄鹤、辛戴、菁华四大寺观,以及文昌宫、禹王宫等的地方,可见这里的处所风化和民间文化的兴盛和蓬勃。
 
  古镇的街道局促幽深,而且失败多石级和弯道,让人一眼望不到头。街道双方的青砖旧瓦下,全都是褪色的铺板、雕花的雕栏和木窗。老街上有几家老茶室,通常茶客未几,稀稀落落的,若赶上逢场聚积,全部便会转变,老街会显得分外拥堵,分外热闹。
 
  古镇有一座跨越于潼江之上的铁索桥,叫永济桥,其桥墩和八根铁索连环所用的铁,听说是从汉阳经水运到重庆,再用人力运到青林口打造而成。铁索桥上铺木板,桥宽4米,长128米,于民国16年更名为桂林桥。此桥设计怪异,昔时为了镇水护桥,左近还特地建筑了一座三楼一殿的云楼,名叫“锁水寺”。其寺接纳三重檐歇山式屋顶建筑,脊檐上有彩陶的人物、走兽,活泼心爱、宛在目前。山门右侧是一道巨型石碑,书有“桂林桥”和“三丰神笔”字样,左边是集资好事碑。山门照壁有“八仙过海”壁画,大殿塑有三丰祖师金像,侧面则是纪念出资修此索桥的邓桂贞姑娘的遗像。
 
  别的在新街的止境另有一座建于清代的石拱廊桥,原来叫合益桥,当今称为红军桥。1935年,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,红九军、红三十军经剑阁进来江油青林口,在这里建立了苏维埃政权。红军在青林口只住了一个多月,便受命转移,其中有一个姓刘的女红军因重伤不能够随队转移,被捕后殉国于合益桥头的木柱上。为了纪念那位女红军,该桥被正式更名为红军桥,桥头上“拥戴红军”、“刚强反帝抗日”、“红军是穷人的救星”等口号、石刻还清楚可见。
 
  青林古镇不但有保存完好的四大会馆、寺庙宫阁,另有很多宏伟细腻戏台,其最具代表性的是建在潼江与青云溪会合处的悬空戏台。以前每逢节日或庙会,江、梓、剑三县剧团及各地民间艺人便会云集于此,好戏连台。
 
  青林口怪异的“高台戏”是最有处所文化特色的剧种。这种戏剧古意盎然,听说是起源于江浙苏杭一带,由清初五省移民带入川内,这才成为青林口最受人迎接的民间艺术。这种戏剧是在由四位壮汉抬着的大木方桌上表演的。“戏台”的双方用长长的铁钎把两个表演的童男童女固定在钎台上,道具化装齐备,作为固定的角色。表演者按剧情在这个“举止的高台”上进行表演,深得当地民间的喜好。
 
  青林口古镇至今仍保存了较完整的古代会馆群、寺庙宫观群和大批古戏台、桥楼亭,以及大批清代、民国时期的木结构民居,这在剑门蜀道浩繁的名城古镇中并未几见。
 
  蜀道枢纽古剑阁
 
  剑阁县境为剑门蜀道的核心枢纽,堪称“四利之地”、“扼秦川之咽喉”。李白《蜀道难》诗中云:“剑阁峥嵘而崔嵬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”由此可见,剑阁在这条千年厚道上无足轻重的职位。
 
  根据《剑州志·疆域》卷一的纪录,在唐、虞、夏、商时期,剑阁属梁州之域;秦始皇三十六年(公元前211年),剑阁划归巴郡统领;汉高祖五年(公元前201年),剑阁划归广汉郡;东汉暮年,剑阁境有汉德县建制;蜀汉昭烈帝章武元年(公元222年),诸葛亮为蜀汉丞相,分广汉郡,置梓潼郡。因大剑山有险束之路,故立剑阁县,治所设在剑门,因此又称剑门县,归梓潼郡,属益州。东晋永和三年(公元347年),朝廷于晋寿(今广元昭化)县境内新置剑阁县(治地在下寺镇大仓坝);唐天赋二年(公元713年)设剑州,后历宋、元、明、清各代后,于民国二年改州为县,因境内有“剑阁道”著名于世,而称“剑阁县”。1949年往后连续相沿,2000年6月22日,经国务院批准同意,剑阁县址由普安镇迁至剑门关外的下寺镇。
 
  剑阁古城西面背靠汉阳山麓,东面与鹤鸣山隔水相望,南面与天榜山不共戴天,东北面遥对卧龙山之龙头。嘉陵江合流闻溪河从城东绕城而过,使古城形成了依山带水的传统建筑格局。古城区现存的古建筑,从城垣到城楼、城门,造型古朴高雅、技艺细腻精深,为全川少有的典范明代城池建筑。古城以宏伟恢宏的钟鼓楼为中心,有东、西延伸的两条古街和南门古城垣、箭楼、学宫、广济桥等奇迹。钟鼓楼气焰高耸,工细崇丽,素有“秀分阆苑”的美称。剑阁古城垣,始建于南北朝时期,唐代已具范围,明代经过了三次大范围的拓展修缮,其形成的城池结构和两檐双层式箭楼,在南门一带至今仍完好地存留着。
 
  古城东面隔河相望的鹤鸣山,与中国道教起源地——四川大邑鹤鸣山同名。山上有珍稀的唐代道教摩崖石刻十数龛,其主雕为“长生保命天尊”3座,浮雕4组。各龛均有气象各异的“十二神将”浮雕,龛台下刻有斑纹、青狮、麒麟等吉祥图案。整个石刻群造型活泼新鲜,线条简练饱满,为稀世可贵的道教早期造像精品。鹤鸣山摩崖道教石刻和唐代名士李商隐所写的《剑州重阳亭铭并序》碑,以及由唐代元结撰文、颜真卿所书《大唐复兴颂》石刻,被世人并称为鹤鸣山石刻“三绝”。鹤鸣山顶另有文峰白塔一座,高21.7米,六层八面,外围塔柱有蟠龙石雕图案,塔门石刻有“文峰直透五华秀;笔阵平分两剑雄”一联。文峰塔心中心有一块青石,石上雕有太极八卦图案,是川北唯一与道教有关的砖石混建风水古塔。
 
  由于剑阁古城四山环绕,道路凹凸艰险,交通不便,县址的搬家已是多年以来的热门话题。现在的剑阁县新城已搬家至剑门关外的下寺镇,那边局面平坦,交通便当,有宝城铁路和高速公路通过。为此,古城的地点地普安镇,就如同它的名字同样一会儿恬静下来,只剩下钟鼓楼上的钟声,仍然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定时敲响。
 
  建城2300年的昭化重镇
 
  牛头山下的昭化古城,从其建邑至今已有2300年的建城史,为中国经历上最早的县治地之一,素有“巴蜀第一县”之称。同时,昭化古城因依傍古葭萌关这一计谋要塞,为从来兵家必争之地,史乘纪录为“北枕秦岭,西凭剑关,全蜀咽喉,川北锁钥。”
 
  昭化城古称“葭萌”,为战国时期蜀王之弟苴侯的封地。三国时刘备称帝后,将葭萌更名为“汉寿”,意在“长治久安,与汉同寿”之意。不虞此谶可怜言中,公元263年,姜维汉寿沦陷,同年蜀主刘禅纳谯周之策尊从,汉寿城被更名为“晋寿”,公然与蜀汉同时寿终正寢了。关于至今相沿的昭化之名,据考是源自宋太祖平蜀后所倡“明示帝德,化育民气”之意。
 
  从有“瞻凤”之名的昭化古城东门入城,沿大青石板砌成的老街由东向西穿城而过,步辇儿出城西“临清”门,也不过一刻来钟。固然这座城池是面积仅为0.5平方公里的方寸之地,但它却经历了千古蜀道上全部的血雨腥风,留下了数不清的经历遗迹。现在古城东、西、北三座城门保存完好,古城墙垣亦残余多处;三横两纵的青石街面与两旁的陈腐建筑融为一体,民居古巷完好;茶社戏楼尚存,学堂考棚仍旧;历代碑刻、秦砖汉瓦等更是触目皆是,使人目不瑕接。能够这样说,凡城内入目之处,无不有来源,无不有典故,即便是饱学多闻之人,也会因满地掌故而失了方寸。好比“文武官员至此下马”碑、龙门学堂、清代考棚、明代八卦古井、青石古街、民居大院,等等。
 
  古城内最醒人眼目标是“怡心园”和“益合堂”两处大宅院。尤为是后者,它原是昭化城内四大旺族之一的王氏祖业,为明末清初所建,原用于做生意和酿酒业。全院一门深刻,三重院落,依局面级级抬高数尺,檐高庭深,大开大合,可见其开创之人颇具恢宏的胸襟派头。此院后来曾改作“仓库”,特地寄放桔柏渡船埠和古蜀道上中转过来的货品。这座古城以前水上航运业非常蓬勃,为川、陕、甘水路交通的枢纽,桔柏渡船埠上随时都有几十条货船收支;陆路的交通也非常便捷,既有“皇柏大路”南通剑州、梓潼,又有古金牛道北达中原要地。南来北往的马帮骡帮满载货品,在尘沙厚道上络绎不绝。因有水陆交通之便,此城以前曾商贾云集,百业兴旺,笙歌宴舞,闹热一时。难怪在川北一带撒布着“到了昭化,不想爹妈”的顺口溜。
 
  1935年,随着川陕公路的修通,绕开了昭化古城,往来行商便逐渐少了;这个曾著名一方的三省“黄金枢纽”地,也逐渐冷清下来;1949年往后,昭化古城更是淡出人们的视线。
 
  昭化一带的嘉陵江和白龙江两岸,土地膏腴宽敞,平缓绵延数十公里,是川北著名的产粮区。现在处于川陕公路当道的富庶的宝轮新镇,已作为当代蜀道上的紧张集镇,替代了古蜀道上大名鼎鼎的昭化古城,成为这一片开阔地带最蓬勃的经济中心。宝成铁路上的“昭化站”,实际上是建立在宝轮镇旁,与真正的昭化古城尚有二、三十里的行程,中心还隔着一条白龙江,需过渡换乘,几番周折才气到达。
 
  不过,比年来新建成的川陕高速公路,在昭化古城左近特地开有一出口,已基本办理了古城交通不畅的疑问。昭化作为剑门蜀道上的第一古镇,看模样又将从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以内。
 
  作者手记
 
  著名的京韵大鼓艺术家骆玉笙师傅,一生中长演不衰的“骆派”艺术压卷之作《剑阁闻铃》,唱的便是剑门蜀道上的一段陈腐而哀婉的段子。由清人韩小窗作词的这首名曲,描写唐明皇为避安史之乱,西行途中夜宿剑阁,在冷雨凄风随同叮咚作响的檐铃声中,思念惨死马嵬坡的爱妃杨玉环,从而一夜未眠到天明的景象。
 
  实在,这首大鼓词里的剑阁,并非是指今天剑门蜀道上的剑阁古城,而是泛指从剑门关后连续到今天梓潼县境的一大段蜀道。今天剑阁古城的职位,正处在这一段蜀道的核心地带,固然梓潼县人早在宋朝便将这“夜雨闻铃处”认定在本县境内的上亭铺,并立碑以期定案,但从经历考据的角度看来,就唐明皇“夜雨闻铃”这件事自己,尚且不破除是后来文人墨客们挥洒自如的文学创作,更况且还确切地立碑为证呢?
 
  不过,在剑阁古城的标记性建筑——钟鼓楼上,每一层四角悬挂的檐铃,的确曾在无数个小雨濛濛的夜里叮叮作响,令心胸愁思的多情之人今夜难眠。这座初建于明朝正德年间(1519年)的木结构钟鼓楼,高约20米,楼基占地115平方米,三层一底,佼佼不群般高高地挺立于一大片青瓦屋顶的古民居建筑群中心。整座建筑的四面是雕花镂空的门窗,上面镌刻着动物、花草、人物等装修图案,屋顶笼盖筒形灰瓦,屋脊有瑞兽装修,显得灵气十足,古色古香。钟鼓楼的底楼由八根石柱托着,四面通透,没有墙壁,算得上是川北区域保护最好的、唯一的过街式明代古钟楼。
 
  在我的影象中,这座高耸的古楼连续随同着我的发展岁月。上世纪七十年代里,钟鼓楼顶层的那口铜钟还在,它老是在每天早晨6∶00定时敲响;紧接着,安装在古楼顶上的四只高音喇叭一路唱起雄壮的《东方红》,中心国民播送电台的节目开始在古城的清爽气氛里四下填塞。而后,人们从梦中醒来,一天的生活开始了。而我唯一印象深刻的是,只要钟声一响,就登时从床上跃起,急忙洗涮之后,便背起书包出门。我要从钟鼓楼下小跑着穿过,直奔卧龙山麓的剑阁中学上早自习。
 
  现在,钟鼓楼已经是剑阁古城荣华的贸易中心。楼下的行人、车辆来往来往,四边的古街道上网店一家挨着一家。钟鼓楼的南面还保存有一段明代古城墙,墙根下曾是老菜环境趋势,现在摆上了一溜剑阁风韵的小吃“麻辣烫”。固然韶光已经进来到21世纪的第7个想法,但这座陈腐的钟鼓楼下,仍然保存了我曾经熟悉的某种舒缓的生活空气。